武漢鐵路局新聞網 > 企業動態 >

姑 蘇 古 城 下 的 穿 越

提示:盾構始發 本站江蘇蘇州訊:8月8日,姑蘇古城地下31米,盾構機操作手吳軍目不轉睛地盯著控制臺,此時盾構機在地鐵五號線“勞動路站~盤胥路站”區間始發15米就要下穿運行中的地鐵2號

盾構始發

    本站江蘇蘇州訊:8月8日,姑蘇古城地下31米,盾構機操作手吳軍目不轉睛地盯著控制臺,此時盾構機在地鐵五號線“勞動路站~盤胥路站”區間始發15米就要下穿運行中的地鐵2號線。2號線隧道的沉降監控情況24小時實時傳送到吳軍這里,以便隨時根據監控調整掘進參數。

    成功了!當長達84米的盾構機穿過2號線,現場監測“零沉降”的消息傳到了施工現場,隨之而來的是一片歡騰!要知道,為了這場古城下的穿越,城軌公司提前近一年籌劃,攻克了蘇州地鐵建設史上的最大難點,也填補了蘇州在富水軟弱地層始發即下穿既有線的空白。

超深基坑+最強加固

    安全員涂斌每天的步數在朋友圈經常霸屏,秘訣就是在勞動路站基坑無數次的上上下下。要知道勞動路站基坑深度達到十層樓高,是一般基坑深度的兩倍,也是蘇州軌道交通建設史上最深的車站。在富水軟弱地層下,超深基坑、超近距下穿既有線,隧道下穿時垂直距離二號線僅3米……每一項都幾何級的增加了基坑開挖的安全風險和支護難度、對盾構始發和下穿技術提出了非常高的要求。

    城軌公司有著非常豐富的盾構下穿技術,曾經破解了富水砂卵石下穿越密集建筑群、上軟下硬地層中一次下穿4條地鐵既有線的世界難題,盾構穿越技術還曾在國際盾構論壇上做過交流,但面對這次下穿,依然不敢掉以輕心。

    “軟弱地層的特性就是穩定性差,水壓大,盾構機始發風險大,更不要說始發就要下穿既有線了!”城軌公司副總經理、總工程師萬維燕道出了原委。

    針對“富水軟弱地層”和超深基坑,城軌公司抽調盾構穿越專家小組,還將全國最先進的MJS、三軸攪拌樁、高壓旋噴樁、冷凍法、始發短鋼套筒等技術全部運用于此,確保軟弱地層加固萬無一失。“這可以說是全國最豪華的加固套餐了!”萬維燕說。

盾構機優化+始發即下穿

    盾構管理中心黨工委書記張昆峰大半年前就來到項目部。一個難題一直困擾著他,盾構機機長80余米,出渣口位置卻與始發井口位置只有20多米,不可能做到盾構機整機下井始發。按照方案,盾構機要分體始發。這就意味著,盾構機始發要多出十幾天時間,不僅會帶來工序上的不連貫,更會對接下來始發即下穿2號線帶來極大的安全隱患。

    “不能整體始發的關鍵點是沒有盾構機出渣的地方,那我們能不能換一種出渣方式?”一個大膽的想法在張昆峰腦海里顯現。這個想法在專家論證會上得到一致肯定。但這在全國范圍內還沒有先例,沒有可以參照的經驗,如何細化方案成為一個難題。城軌公司技術團隊與廠家反復討論、盾構隊長余彬帶領盾構隊反復試驗,最終對盾構機出渣系統進行了改造。利用轉接皮帶,右線始發掘進時將渣土轉移至左線出渣口出渣,左線始發掘進時將渣土轉移至右線出渣口出渣,徹底解決了出土問題,將盾構分體始發方案優化成整體始發,最終大大提高了施工時效。

    在另一條戰線上,試驗室主任粟芙蓉忙著調配盾構施工中的新型厚漿。這可是盾構掘進中減少沉降至關重要的獨家秘方。

    原來,城軌公司不僅優化了出渣方式,同時還對盾構設備進行改造,增加了一套盾體同步注厚漿系統,結合盾構四次注漿,最大限度地減少了既有線隧道的沉降變形。為了結合這種軟弱地層,調配出具有良好填充性、流動性的厚漿,粟芙蓉對各類材料反復試驗了幾十次。最終,試驗出最佳的配合比,為盾構穿越保駕護航。

姑蘇古城+盾構穿越

    8月8日凌晨三點,勞動路站盾構穿越現場的指揮中心燈火通明。每個人都小跑著進進出出,空氣中彌漫著緊張、亢奮、有序的氛圍。“始發后,動作要快,推進三環后,要立即達到掌子面!”“同步注漿要跟上,要快!”一個個指令,此起彼伏。此時,盾構機已經成功始發,穿越2號線已經到了最關鍵的時刻。城軌公司執行董事周晗,副總經理、總工程師萬維燕,副總經理鄭東升、特聘盾構專家白元蹲守在現場,各個技術團隊24小時嚴密監控。突然,地下盾構操作室傳來一陣急促的電話。原來地面監控渣土參數出現了一些異常,萬維燕要求立刻調整掘進參數。調整后,掘進又立即恢復了正常。

盾構始發

責任編輯:武鐵局小編
本文關鍵詞: 盾構始發蘇州
下一篇:沒有了
广西快乐十分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