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漢鐵路局新聞網 > 站段資訊 > 機務段 >

從四小時到四十二分鐘

提示:東莞市汽車總站電話k256次列車鐵路 ■本報記者 莫育杰 本報通訊員 韋清華 朱文海老照片。韋清華 攝 沒想到鐵路發展這么快,從燒煤的蒸汽機車到時速300公里的高鐵列車,中國鐵路的發展讓人難以想象。在機務系

東莞市汽車總站電話k256次列車 鐵路

■本報記者 莫育杰 本報通訊員 韋清華

從四小時到四十二分鐘

朱文海老照片。韋清華 攝

 

  “沒想到鐵路發展這么快,從燒煤的蒸汽機車到時速300公里的高鐵列車,中國鐵路的發展讓人難以想象。”在機務系統干了40年的老鐵路人朱文海由衷感慨。他見證了火車時速從30公里到300公里的變遷。

 

  時光追溯到1969年,20歲的朱文海從鐵路司機學校畢業后被分配到柳州機務段,成為一名火車司機。從司爐到副司機、司機、車間主任,朱文海的崗位不斷變化,伴隨著中國鐵路的快速發展。

 

  剛到柳州機務段,朱文海從司爐干起。那時候都是蒸汽機車,朱文海的工作就是一鍬一鍬往蒸汽機車的爐膛里添煤。“開蒸汽機車特別苦,一趟車下來要鏟近10噸煤,冬天衣服也會被汗水浸濕。”朱文海說,“蒸汽機車四面通風,開起來一身煤,下班后,全身都是黑乎乎的,只有牙齒是白的。當時有一句形容司爐的玩笑話,遠看像撿破爛的,近看是機務段的。”

 

  最開始,朱文海值乘的是時速30多公里的前進型蒸汽機車,擔當柳州至黎塘的貨運任務。柳州到黎塘120多公里,跑一趟需要4個小時。那時候是單行線,通信設備也沒現在發達,鐵路區段信號是站與站之間的,貨車與客車交會時必須避讓客車,常常在交會站一待就是兩三個小時,直至客車經過。由于值乘時間長,他每次出乘都帶著鋁飯盒,裝上米,放進蒸箱里蒸,利用站停時間爭分奪秒填飽肚子。

 

  當時柳州機務段實行包乘制,司機退勤后還要完成機車檢查、給油、擦車、保養等作業,工作量大。朱文海每次退勤回來洗車都特別用心,把每一個零部件、角落都擦拭得沒有一點油污、锃亮锃亮的。

 

  “盡管火車司機崗位很辛苦,但是我很珍惜這份工作,而且打心里挺自豪的。”朱文海說,“當時,火車司機的社會地位挺高的,那時候中國老百姓還是憑糧票、肉票生活,普通老百姓的糧票只限在當地使用,火車司機卻可以領取跨市、跨省的糧票;即使排隊買肉買糧,都是火車司機優先。”

 

  隨著鐵路運輸快速發展,20世紀90年代初,東風型內燃機車逐漸替代了蒸汽機車。和蒸汽機車相比,內燃機車駕駛室干凈,夏有風扇、冬有暖氣,司機室里還可以觀察到運行前方的線路情況,駕駛室內機車信號和鋼軌上的地面信號更是司機的“千里眼”,列車行駛時的噪聲和顛簸感也減輕了很多。

 

  “和現在自動化機車相比,過去火車安全行駛全靠人力。”朱文海說,過去一趟車要3個人一起搭班,其中司機長和副司機全程都要把身體探出去瞭望,檢查信號和前方路況。“現在機車操作也變得更加簡單,信號全由電腦控制,司機更多是查看監控儀表,退勤回來身上都是干干凈凈的,制服筆挺,怎么看都有范兒!”朱文海套用時髦的話說。

 

  1984年,朱文海從跑車一線下來,走上管理崗位,當上車間主任,直至退休。如今,70歲的他時不時回到柳州機務段看看,回想曾經難忘的歲月。當聽說如今坐動車從柳州到黎塘最快只需42分鐘,朱文海喜笑顏開:“沒能開上動車是我的遺憾,但趕上高鐵時代,看到大家都能坐上動車,我又為自己是鐵路人而感到自豪。”

東莞市汽車總站電話k256次列車 鐵路

責任編輯:武鐵局小編
本文關鍵詞: 鐵路 東莞市汽車總站電話,k256次列車,北京西到邯鄲
广西快乐十分走势图